【苏兰】七夕(七夕贺文)

迟到的七夕贺文。废话在下面,先来文。
——————————————————————
“七夕是什么日子啊?”襄铃坐在客栈的凳子上,上半身微微前倾趴在桌上, 一只手玩着辫子另一只手托着腮, 突然问出了这个问题。
“啊?七夕?”正在逗柿子金的方兰生闻言,抬头想了想,挠挠头,不确定地回答:“好像是女子的节日吧?我记得以前几个姐姐和娘亲都会过这个节日,我也不太记得是做什么了……不过七夕那天晚上琴川会有花灯,还有集市上也会很热闹。襄铃你问这个干嘛?”
“臭呆瓜,我不就是问一下嘛。”襄铃玩弄着辫子,过了一会儿又开口,“我,我刚才去买肉包子,有一个大娘在卖一种很香的,圆圆的小点心,我平时没见过。她说那是什么七……蹊跷果?说是要过七夕所以才卖的。所以我就问问……”
“蹊跷果?”方兰生想了想,笑了出来“你是说乞巧果子吧?那个的确是七夕的东西……你想吃吗?想吃的话我可以给你做。”
“诶?呆瓜还会做这个?”小狐狸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坐直身体。
“那当然,本少爷——”
“哟,猴儿又在炫耀什么?”一个女声打断了方兰生接下来的自夸,话音刚落就见红玉从楼梯上款款走下。“姐姐听见你们在说七夕。怎么,小铃儿也想过过这节日?”
方兰生也不顾刚才红玉打断了他的话,连忙招手:“女妖怪你来的正好,快来跟襄铃解释一下什么是七夕。”
“贤惠猴儿难道会不知道这个?”红玉一边走来一边还不忘打趣方兰生。
“说了多少次不要夸我贤惠!再说了我是男子,怎么会知道你们女子的节日呢?”
红玉掩唇笑了笑,放下衣袖坐在襄铃旁边,开始讲牛郎织女的故事。“…………,所以七夕时候,少女都会向上天祈求一段好姻缘。”
“哇!真的吗?”小狐狸第一次听到这么有趣的事情,“那,会不会成功啊?”
“只要心诚意善,都会得到祝福的。不过姻缘这种东西还是不好说。怎么,小铃儿也想求个好姻缘?”
“才,才没有,襄铃说过要跟屠苏哥哥一起的,襄铃不想求姻缘。”襄铃脸一下子红了,低着头小声说着。
“切,又是屠苏哥哥……”方兰生不屑地发出冷哼,“那木头脸有什么好……”
“臭呆瓜!不许你说屠苏哥哥坏话!”襄铃听见了,抬起头,鼓着脸反驳。方兰生见状,也不说什么,继续逗弄柿子金,只是脸色不太好。
“你们在说什么啊?什么姻缘?”风晴雪突然从门外走进来,好奇的问。
“晴雪妹妹来的正好,我们在谈七夕,妹妹也来听听如何?”
“七夕?我好像听婆婆讲过这个……是女孩子的节日吧?”晴雪点着下颔细细想着。“很好玩的样子,红玉姐你要过七夕?”
红玉闻言掩唇笑了笑,“若是妹妹喜欢,过一过也是无妨的。小铃儿也一起,如何?”
“好啊好啊!”风晴雪两手合十,满脸开心。襄铃也点点头:“嗯……好吧。不过,不过襄铃不求姻缘,襄铃只想和屠苏哥哥在一起。”
“当然可以不求姻缘,小铃儿想怎样就怎样。过节大家开心才是最重要的。不过,麻烦猴儿辛苦一下,做乞巧果了。”红玉笑意盈盈的看着方兰生。“外面做的可都没有猴儿做的好吃吧?”
“那当然!本少爷的手艺肯定比外面的好!”方兰生拍拍胸脯。“乞巧果就交给我了!”于是他背上书袋跑出去买材料。回来后找老板借了厨房,开始做乞巧果。
百里屠苏刷完侠义榜回到客栈,听闻三个姑娘们要过七夕节也没说什么。只是放下剑就去厨房找方兰生。
“木头脸?你来的正好,帮我多砍些柴来。”方兰生正在生火,热的满头大汗。
“为何要帮你砍柴?”少侠抱着臂倚在门边看着。
“你力气大不砍柴还想干嘛?”方兰生回头看了他一眼。“不想帮忙就别杵在这儿,本少爷忙着呢!没时间陪你耗。”说完转头继续忙去了。等终于将糖放入锅中熬制糖浆,准备再去砍些柴抱些柴火过来,却发现百里屠苏已经砍好了,还抱了进来。
“多谢。”简短的说了两个字,方兰生开始往灶里添柴。百里屠苏抱臂站在他身后看着。酝酿了一会儿问了出来:“今天,发生何事?”
“没事没事,哪有什么事啊,你要没事就出去吧,别碍着我。”方兰生摆摆手不耐烦地说。
百里屠苏虽然觉得方兰生今天不太对,但还是听话地走了。这个时候要顺着他,不然更麻烦。

晚上,一行人在客栈吃过晚饭,方兰生端上了他做的乞巧果。尹千觞伸手拿了一个塞进嘴里,被烫的直吸气,“这方小公子的手艺还真不赖啊。”
“臭酒鬼你吃什么吃?七夕是女子的节日,你还想过七夕吗?”方兰生不满地瞪了他一眼。
“猴儿何必如此,我们不必拘礼这个,大家都来尝尝猴儿的手艺吧。”红玉笑着。方兰生瞪了一会儿也就收回目光,自己拿了个乞巧果丢进嘴里。诶嘿还挺好吃的,自己的手艺可真不错啊。这样想着,又吃了好几个。
“真好吃。”晴雪拿出一个小包袱,“不知道加上我的调料会不会……”
“诶!别别别!晴雪你千万别!”方兰生连忙阻止风晴雪接下来的动作。红玉见状也出言相劝:“妹妹这次就好好尝尝猴儿的手艺,下次再让妹妹来做可好?”
“那好吧,兰生做的也很好吃的。”风晴雪收回了小包袱。众人皆是暗暗松了口气。
“这七夕不是还要求姻缘吗?不知几位妹子可想求一求?”尹千觞突然想起这茬儿,开口询问。
襄铃摇摇头:“襄铃不想求,襄铃只想和屠苏哥哥在一起。”晴雪也摇摇头:“我还没找到大哥,而且……姻缘是什么?”幽都可没有这种东西,婆婆也没讲过。
“呵呵,晴雪妹妹自然与我们不同。既然两位妹妹不求,那姐姐我就陪着两位妹妹可好?姐姐也不求了。”红玉本就是千年剑灵,也没想过这种事。
“本来七夕还要穿针什么的,不过看你们三个也不像会的,算了算了,洗洗睡吧”方兰生摇摇头,起身上了楼。于是众人也离了席各自回房。
晚上,方兰生在房内看书,听见敲门声,起身开了门,看见站在外面的百里屠苏。
“木头脸?你来干嘛?”虽然这样问,方兰生还是让他进来了。
百里屠苏进来后抱臂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床上的方兰生。“白天究竟发生何事?你看起来,不太高兴。”
方兰生低着头不愿意看百里屠苏,闷闷地回答:“都说了没事……”
百里屠苏知道如果他不愿意肯定问不出来什么,就坐在了他旁边,从怀里掏出一个物什递给方兰生。“七夕贺礼。”
方兰生接过一看,是一个兽牙,用红绳系着,下面还吊着几根羽毛,虽然做的不太精致,但有一种异域风情。
“你做的?我又不是女子干嘛给我七夕贺礼。”
“那便不是贺礼,是信物。”
“什么信物?”
“定情信物。”
“//////!?”
方兰生正脸红着,百里屠苏就把他头扭过去吻了上来。
一吻结束,方兰生脸红得跟个柿子似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七夕快乐,兰生。”
END
————————————————————————
下面是废话:
首先解释一下为什么七夕贺文会晚一天。
1.最近沉迷奥运无法自拔。每天看奥运吐槽奥运。开个奥运那么多破事儿,整个就是一黑幕。里约想搞事儿,真的。
2.七夕太虐狗了,我cp还在上班没时间和我秀,群里发红包手速慢弧又长没抢到,心塞。觉得写文肯定是刀子,就没写。
3.没有三,就凑个数。
而且看了几篇文都虐得我心肝脾肺肾疼,想吃糖只能自己撒。哦虽然这糖质量不好。不要介意。
就这样,七夕快乐。

评论 ( 2 )
热度 ( 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