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兰】学霸与学渣

高考之前转发了一条说说,说好了以高考作文为题目写一篇苏兰文。
网上出现题目的那一刻我就跪了。
竟然是漫画?!
不过说好的还是要写啊于是磨了这么个短篇。与漫画有些出入比如分数之类的,高中哪还有考一百分的啊。
于是这件事告诉我们,学习好头发少【瞎说】
——————————————————————
三月,初春的阳光还是十分温柔的。窗外的树荫摇动,微风和煦的吹着,带着初开的花的香味,让人昏昏欲睡。
方兰生趴在桌子上补觉。俗话说得好,春乏秋困夏觉冬眠【我瞎编的】,此时不睡更待何时。
他身边的座位空着,他的同桌,同时也担任着数学科代一职的百里屠苏正尽职的发着上次考试的试卷。
发到方兰生的时候,百里屠苏微微摇了摇头,把试卷盖在了方兰生头上。于是放学时方兰生一下坐起来的时候试卷就飘到了后面,惹得大家哄堂大笑。方兰生尴尬的挠挠头,把试卷捡了回来,顺便狠狠地瞪了百里屠苏一眼。
然而当他看到自己的分数时,整个人都蔫了下来。
又没及格。
二姐肯定会打死我的。
方兰生数学一直不好,补习班也上过,家教也请过,但就是总也及不了格。
第二天上学的时候,方兰生的右脸有些红肿。不用说是被二姐打了。
百里屠苏老往他脸上瞄,方兰生被看得有些面皮发红,就很不耐烦地问:“我的脸有什么好看的?”
“你……被打了。”
“是是是,考得不好就被打了呗。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考那么好啊!你从来没挨过打吧?”
“……”其实百里屠苏的母亲十分严厉,他挨过的打肯定比方兰生要多的多。
“好,上课!”台上的数学老师开始上课,讲评试卷。方兰生十分认真地听着,不时在试卷上写写画画。然而听着听着又开始懵逼了。诶老师怎么突然就跳到这一步啦?诶诶诶?怎么就解出来了我怎么解不对?
方兰生挠头,转头看到百里屠苏正盯着窗外发呆。
“木头脸你多少分啊?”方兰生知道自己的同桌数学特别厉害,问他成绩等于给自己找虐,然而他还是忍不住好奇问了出来。
百里屠苏默默用手把分数遮了起来。
“切,小气,连分数都不给我看。考的那么好都不愿意给别人看。”方兰生嘟囔着转回头继续研究那道题。
就是考得太好才不敢给你看啊。百里屠苏叹了口气。
过了一会儿方兰生又转过来了:“诶诶木头脸这里为什么是这样的啊?老师讲的我没听懂。”
于是百里屠苏就拿笔把那一整道题给他演算了一遍。
“哦哦哦!原来是这样!”方兰生一不小心声音大了点,老师停下来看了他一眼。他连忙收声。
“怎么老师讲我就听不明白,你讲我就听得懂呢?”方兰生把试卷抽回去研究起来。
“我以后,帮你辅导数学吧。”下课之后百里屠苏这样说。
“诶?真哒?木头脸你教我数学?”方兰生有点小激动。要知道百里屠苏在班里可是十分高冷的人物,平时问他数学题他基本不会回答。
“嗯。”
“那,什么时候开始?”
“今天放学吧。”
于是放学后两人就留在教室里,百里屠苏把整张卷子给方兰生讲了一遍。
“懂了吗?”
“简直是醍醐灌顶大彻大悟如听仙乐耳暂明啊!”方兰生惊喜的大喊。
然后他感到脸上一凉,抬眼一看,百里屠苏拿手指碰了一下自己的右脸。
“还疼吗?”百里屠苏轻声问他,眼中的关切和温柔几乎要溢出来,凌厉的五官都柔和了几分。
方兰生呆愣了一会儿,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要溺死在百里屠苏的眼神里了。回过神来的时候脸红的跟柿子似的。
“不不不不不疼了!早就不疼了!我才没那么娇贵,又不是没被打过……”只是方兰生皮肤白嫩容易留印子而已。
“木木木木头脸我先走啦你也早点回去!”说着方兰生匆匆把卷子塞进书包,然后背起书包落荒而逃。因此也没看到百里屠苏勾起的嘴角。
啊啊啊脸怎么这么红!不就是被木头脸问了一下么你脸红个什么劲啊!真没出息啊!
不过仔细想想木头脸长得还是很好看的啊。不对不对!再好看他也是男的!方兰生你不能堕落啊!
一路胡思乱想。
这之后的每一天放学,百里屠苏都会把数学课上讲的内容再给方兰生讲一遍。方兰生为了感谢他,不时会带一些自己做的点心给百里屠苏。就这么一来二去,两人的关系是愈发的好了。就差一层窗户纸没捅破了。
又是一次数学测验,这次方兰生虽进步不算太大,但好歹及了格。可百里屠苏却从全级第一掉到了第二。
方兰生回去之后被二姐搂着亲了一下,高兴之余又想到了百里屠苏,嗯是木头脸帮他及的格。于是又连夜做了百里屠苏最喜欢的甜心糕,准备第二天给他带去。
第二天方兰生开开心心的捧着便当盒走到座位时却看到百里屠苏左眼角有些青紫,一看就是被打了。惊得方兰生连忙放下盒子就去细细查看百里屠苏的伤。
“你妈打的?”
“……嗯。”
“啊?为什么?考那么好还被打?”全级第二诶!木头脸帮他作弊他都考不到的成绩啊!
“未得第一。”百里屠苏是单亲家庭,父亲死后母亲把一切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对他特别严厉。从小到大百里屠苏几乎都是第一名,为数不多的几次考第二名都被打了。
“啊?这么苛刻?她,她怎么这样?”方兰生有些心疼百里屠苏。上次还说他没挨过打,谁知道……
百里屠苏摇摇头,“不怪母亲,她也只是,为我好。”
“这么一说,其实二姐不也是么……”方兰生沉默了一会儿。“那,你还疼么?都青了。”方兰生拿手去碰那块地方。
百里屠苏轻轻缩了一下:“无事。”
“还说没事!”方兰生有些恼怒的拿手指戳了一下。
“嘶!”这一下把百里屠苏的生理性眼泪都逼出来了。
“啊啊啊对不起木头脸!”方兰生又吓得拿手去揉。“对不起对不起!”
“无事。”百里屠苏看着方兰生手忙脚乱的,微微笑了出来。然后握住了方兰生那不知轻重在他脸上乱揉的手。
“你亲一下就不痛了。”
“?”方兰生先是愣了几秒,回过神来后脸又红了,狠狠的甩下一句“淫魔!”就转回去不理百里屠苏了。
一整天下来两人都没再说过话。
放学的时候,两人又留到了最晚。主要是因为方兰生收拾得很慢,而百里屠苏则是为了等他。
等到教室里一个人都没有的时候,方兰生突然转过头来说:“就这一次!要不是看在你辅导我数学的份上……”然后匆匆的用嘴唇碰了一下百里屠苏的脸,再一次红着脸落荒而逃。
百里屠苏摸了摸被亲的地方,笑了一下。
不急,还有两年时间,足够了。
窗外,阳光正好。
fin.

评论 ( 7 )
热度 ( 33 )